“非遺”傳承人的“漆”彩人生

 

作者:張強(中國新聞網) 添加日期:15年06月17日 點擊數: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徽州漆器的發展幾經波折,使這一古老的技藝傳承下去,讓古老的徽州漆器重放光彩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。”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(徽州漆器髹飾技藝)代表性傳承人甘而可13日晚間在接受中新社專訪時如是說。

        甘而可,安徽黃山人,懂繪畫、善木工、會雕刻、精設計,漆藝遵循純正的傳統技法。因為使瀕臨失傳的徽州傳統髹漆技藝“菠蘿漆”(又稱犀皮漆)、“漆砂硯”(一種以漆器制作而成的硯臺)恢復新生,被評為徽州漆器髹飾技藝國家級傳承人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對徽州漆器懷有一顆虔誠之心,他的作品《紅金菠蘿漆大圓盒》于2011年被北京故宮博物院永久收藏。他本人還成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、中國藝術研究院客座研究員,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縱觀甘而可的漆器之路,可謂是一步一個腳印。他學過木工、繪畫雕刻、制作木模,進過屯溪漆器工藝廠、工藝美術所。甘而可回憶道:“那是個艱苦而又難忘的歲月。木工十年我打基礎,工作十年我學技術,下海十年我煉心態,現在十年我出作品。”

      如今,甘而可在安徽黃山黎陽老街后建立了800平方米的漆藝工作室,已培養了18名漆器制作專業人才,使徽派漆器后繼有人。甘而可表示,“我現在有考慮在繼續堅持精品路線的同時,進行工廠批量化生產,做一些能夠走入尋常百姓家的漆器工藝品,豐富人們的文化生活。”

      目前,國內的中國藝術研究院、四川美院等許多大專院校已把漆器列入他們教學的課程。甘而可向記者介紹到,同時他已與佳士得等機構進行合作,為的是使徽州漆器能更好的推向國際市場。

      設計造型圖稿、刷生漆找平底、刷生漆、上生漆灰、上推光漆、黃漆、紅漆需達幾十遍、打磨平滑、拋光了手……甘而可說:“一件漆器做起來工序多、時間長,長的要一兩年,短的也有八九個月時間。”很多人受不了生漆對皮膚產生過敏、復雜的工藝程序,不能從一而終。

      但甘而可同時也看到了希望,他滿懷信心地說:“目前,徽州漆器的市場很不錯,參與漆器制作的人也越來越多,有一批漆器工藝廠里的老同志也開始做了,徽州漆器的恢復指日可待。”

  

打開微信掃描二維碼      [X]

北京pk拾两期计划人工